主页 > 娱乐八卦 > 陈坤怎么成了票房毒药?

陈坤怎么成了票房毒药?

admin 娱乐八卦 2021年02月26日
陈坤和周迅在电影中再次聚首,本以为会像当年《画皮》那样创造新的经典,没想到不小心成了春节档票房垫底之作。截至2月24日,累计总票房2.44亿元,排片场次1.2万余场,上座率仅3.2%。
 
陈坤怎么成了票房毒药?
 
历时4年打造的《侍神令》,战绩如此,导演李蔚然想了一个春节,没想通,于是发了一篇小作文,表示自己和团队战战兢兢,殚思竭虑。尤其是对视效镜头的苛求,创造了中国影史的纪录。。。。。。“我带领团队花了四年光阴,想做出一部好电影,我们有自信够专业也做到了,但最后的选择权仍在观众手里。”
 
 
 
给大家翻译一下,就是导演觉得自己花了4年的时间每个镜头兢兢业业打造,导演这部分我尽力了,反正电影绝对没问题,但观众的审美和4年不一样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锅不在我。
 
 
 
锅给谁呢?有人扣到了陈坤的头上,说陈坤是票房毒药。这个说法的依据是陈坤最近播出的电视剧和电影都扑街了,前有《天盛长歌》扑得轰轰烈烈,后又有《侍神令》扑到颜面尽失,作为国民度很高的演员,连扑几部作品好像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陈坤的市场号召力已经大不如前。
 
 
 
作为《阴阳师》的游戏玩家以及阴阳师文化爱好者,小编看完《侍神令》后,对于陈坤的演绎是非常满意的。在目前所有版本的晴明中,陈坤是最贴脸的,而且他的演技在演绎晴明“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历尽千帆,不坠青云”那种孤高和清冷上面,也是绰绰有余。
 
 
 
出道二十多年,陈坤或许是有些过气了,但票房的锅绝不是陈坤的问题。也不该这么说,要是陈坤在选择剧本的眼光上更好一些,或许他就不会摊上这么个坏名声了。
 
其实导演出来卖惨之前,这部电影的领衔主演屈楚萧已经出来卖过一波了。此前出演《流浪地球》后在电影圈里小有名气的他,不久前刚被前女友亲锤劈腿乱搞,路人缘一落千丈,《侍神令》扑街后,他发了个微博:电影是大家四年的心血,是我个人没能做好,接受所有的批评和指正。
 
 
 
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来看,虽然屈楚萧和另外一个领衔主演沈月非常赶客,但就跟前面说的那样,电影票房惨淡的锅陈坤不能背,他们更不用背。看看隔壁陈赫就知道了,戏份也挺多,也是个渣男,不影响《李焕英》票房节节高突破影史纪录啊。换句话说,评分高的电影不意味着没有问题,但评分低的电影却一定有反思的空间。
 
毕竟,《侍神令》最大的问题并非演员和特效,而是生硬且毫无逻辑的剧情。
 
《侍神令》预告片
 
《侍神令》立项在四年前,当时《捉妖记》取得巨大成功、风头正盛,证明了这一类型的市场前景。手游《阴阳师》更是现象级游戏,多少玩家为了抽个SSR爆肝。于是《侍神令》主题先行,题材毫无疑问是没有问题的。
 
可惜的是,《侍神令》的制作过程中,导演多次强调他多重视动画的设计、建模、服化道,却忽略了最重要的——剧本。
 
《侍神令》的世界观架构中,将日本背景改成了中式背景,四个游戏主人公变换身份嵌入其中,阴阳师、人、妖同处在一个空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这是一个精彩的设定,而晴明半人半妖的身份原本也可以大做文章,提升电影的哲学性,类似电影可以参考《犬夜叉》《X战警》。正如这部电影最吸引陈坤的一个点,就是晴明“脆弱而矛盾,自卑但强大,纯粹与浪漫”的性格,以及缔结侍约、心有归处的设定。
 
 
 
然而,导演完全放弃了这些努力,电影里所有的人物性格都相当平,人物性格转变和成长几乎没有。最完整也最好看的一条线是N卡天邪鬼赤——这家伙在游戏只会拍屁股,到了电影里居然从一个只会打架不知善恶的妖,经过袁柏雅的感悟进化成了一个有人性的妖,最终还为了守护人界和海坊主同归于尽了(一张N卡单挑SR海坊主居然还同归于尽了)。
 
 
 
谜一般的武力值贯穿整部电影,剧情推动更是生硬——为了让袁柏雅和晴明搭上线,鬼祭期间非要让侍卫们送贡品(一般都是阴阳寮送);阴阳寮作为守护人界的法师大本营,两个丑如丧尸的鸦天鬼(甚至不是大天狗)就把鳞石从大本营中偷走了;周迅饰演的阴阳寮掌案是一个武力值和晴明差不多的设定,为了让她和晴明解开心结,被自己的手下一个飞镖射成重伤;一个曾经被收进阴阳寮收妖塔的雪女,居然把一整个阴阳寮团灭了;整个阴阳寮只有晴明和大反派慈沐收了式神,为什么?相柳为什么非得用晴明的半妖之神复活,最后为什么晴明决定自毁相柳就怂了,原因也没说清楚。。。。。。如此BUG不胜枚举,喜欢追究细节的我看的时候正应了李成儒那句: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如坐针毡。
 
《侍神令》没能好好讲完一个故事,甚至连游戏本身的故事情节都没能超越。更别说游戏这么多人气式神,它非得让N卡挑大梁,唯一的疑似SSR茨木童子则被魔改妈不认,同为游戏玩家的朋友一出电影就吐槽:认识的妖怪都没出现,不认识的出现了也不动心。难怪同类型的《晴雅集》虽然突遇风波,票房表现依然好过《侍神令》。
 
 
 
至于又一次扑街的陈坤,或许有一些打击,但作为演员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他自己就表示,跟侍神一起拍摄时,跟空气一起演戏的感觉,“是一个挺有趣的一种创作”。
 
 
 
最后,春节档的确是一个出票房奇迹的档期,但绝不是每一部电影都能在春节档活下来。现在也不是演员扛票房的年代了,电影能够讲好故事,才是一切的基础,才有更多的观众来欣赏这部作品,才会有粉丝接下来对电影边边角角进行挖掘,才有考古的时间和兴致,否则,终究只是一场主创自我感动的狂欢罢了。
广告位
标签: